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爆裂天神 txt-第1107章 衝馬鎮分享

爆裂天神
小說推薦爆裂天神爆裂天神
云雾缭绕的山巅,仿佛仙境一般。
这是真正的清晨,微风、阳光、蓝天、树林、鸟雀,视线所及之处尽是自然之美。
郁郁葱葱的山脚下,一道人影不紧不慢走出,一只小兽趴在他的肩膀目光新奇的望着周围一切,时不时兴奋的发出咿咿呀呀的呼唤。
陆泽一步十米, 似慢实快,眼中带着思索。
他初到这个世界,在此之前除了澹台家族和雾原陆这两个名字便再不知其他,所以难得碰到阴柔男这么一个热心讲解,自然是要多沟通一番。
很可惜阴柔男的心理素质不太过关,在持续了长达两個小时的【刺心刑】后, 整个人吐着白沫倒地,彻底变成了一个白痴。
陆泽为对方惋惜了两秒,然后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, 又把对方携带的一袋闪烁着赤色光泽的硬币取下。
这是雾原陆的通用大额货币——赤玉币。
每人身上大概二十枚的样子,其中以那个澹台明泽身上最多,足足五十枚。
千年情缘:公子请冷静
于是陆泽腰间挂着的钱袋里装了叮叮当当足足192枚赤玉币。
通过询问对方陆泽还了解到这座大陆还有两种流通货币,分别是最普遍的白玉币和价值更高一些的褐玉币。
当然肯定没有赤玉币稀有,毕竟从武道修行的角度来讲,可以进行星源反哺的赤玉币,直接等同于地球上的战略资源【雾晶石】了。
这个世界的人类有着固化微型能量力场的水平,偏偏没有大力发展机械科技,到处都透着古代的气息。
明明各地都有和外界银行无二的钱庄,偏偏现金交易是社会的主流。
这个世界的科技线点的还真是有些奇怪。
陆泽感慨了一下,再次向无私奉献的阴柔男报以感谢。
毕竟直到最后一秒, 阴柔男都在尽力传递知识, 两个小时里竟是连个姓名都没留下。
对待这样的好同志,陆泽当然要恪守诺言了,给了他一条生路。
可惜阴柔男不是特别领情, 傻笑着跑向一处深不见底的断崖, 身子一歪就就栽了下去。
想来也是个遗憾……唔, 思绪有些偏了。
陆泽重新调整思考的方向。
……
从社会架构来看, 雾原陆的住民们颇为推崇老庄“无为而治”的理念。
这里没有政权机构,大小家族构成了雾原陆的主旋律,城镇也不过是各个家族就近经营发展的人类聚集地。
【赵】、【顾】、【宋】、【长孙】、【澹台】,这五个家族算是已知的居于社会顶层的超级势力,各大家族下还有近百个依附他们的小型势力。
这座陆地上的人口以黄种人为主,古礼与现代交织,在千年的漫长经营中营造出这样一种带着偏向现代风格的仙灵之地,而且看未来的发展倾向也明显和赛博朋克没任何关系。
这里从未出现过大规模战争,因为雾原陆的资源极度充沛,平民需要的粮食、武者需要的星源力……几乎都是取之不竭的,又不存在种族方面的冲突,从某种意义上讲雾原陆根本不存在战争诱因。
在阴柔男的记忆里,过去三十年里出现的争斗屈指可数,即便有时候会因为稀有资源争斗,也只会按惯例在高阶武者之间解决,并不会波及普通人。
陆泽就这样通过一问一答的形式,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渐渐清晰的雾原陆轮廓。
而且,他在对方无意识的回答中还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情。
雾原陆虽然地广人稀,但各个家族之间并不是孤立的,而是被一条暗线隐隐连接在一起。
【长老会】!
一个只闻其名、未见其形, 传说中只有各大家族族长才能接触到他们。
那些历经悠久岁月的老家伙,在未知之地指引庇护着雾原陆人族。
“长老会……如果要真正了解这座陆地,就必然绕不过他们。那个通过笑脸菇看到的大长老,应该是里面的人吧?”
陆泽自语着,眼中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在意和谨慎。
上一世已经随手杀了对方,这一世如果对方表现得不尽人意,那么陆泽并不介意再次将他物理超度。
而且对长老会的人施加【刺心刑】,问出的武道修行知识一定比阴柔男更多,如果能再发现一些适合地球人类修行的基础功法,那就更好了。
走着走着,当陆泽绕过半山腰的一片桃林后,忽然感觉眼前视野一片开阔,远方出现了一座小镇。
天生至尊 小說
从半山腰眺望,隐约能看到小镇里的似黑点般的行人,这还是他进入雾原陆见到的第一个人类聚集地,颇有种当初进入高塔发现人族栖息地的愉悦感。
陆泽勾起嘴角,刚好进去看看能否买到一份高品质的地图。
服装之类的并不需要特意更换。
陆泽穿着的作战服在这个世界同样常见,在山下的道路上有不少人都穿着类似的服装。
这里的科技并不落后,只是没那么科幻而已。
……
通往小镇的平坦道路上,来来往往的武者络绎不绝,各式各样的异兽坐骑更是将这条道路衬托得好不热闹。
其中一行四人都骑着黑色花鬃狮子的武者颇为扎眼,外貌粗犷,都剃着阴阳头,一身破烂似的武道服。
重生之凰斗 小说
旁边的那些武者都在有意无意的避开他们。
能将性子最刚烈的花鬃狮子驯成坐骑,还是一水的稀有黑色,已经反映出这些人的不简单了。
而看清缰绳上系着的五色带后,旁边的武者就更不愿去招惹了。
这是雾原陆专吃悬赏的游猎人。
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,为了达成目的无所不用其极,甚至有时候还冒充劫匪吃完下家吃上家。
游猎人没什么好名声,但往往因为较强的实力和不怕死的精神,往往得到悬赏发布者的青睐。
所以寻常武者见了这种游猎人,通常是敬而远之。
此刻这支同属一伙的游猎人懒洋洋的打量着四周,然后用自家的匪话交流着。
“没想到闫氏家族竟在这里发布了招募令,本来还想着捡个漏,怎么这路上的人越来越多……”
“呵,冲马镇这破落地方竟然有这么多武者,真是晦气。”
一高一矮两人,居于队伍最后,声音里不无抱怨。
走在最前的那名佩戴独眼罩系着脏辫的大汉回头瞥了一眼,淡淡说道:“冲马镇是不大,但谁让闫氏家族的名气大,它背后的澹台家族名气更大。看这架势,怕不是附近七镇两郡的武者都过来了。”
“都来又怎样,不过一盘散沙。”独眼大汉旁边的那人尖笑道,露出一张遍布烧伤疤痕的丑陋侧脸。
“闫家的事,都收着点,人多眼杂。”独眼大汉冷冷说道,没给烧疤脸继续说笑的机会。
烧疤脸眼中虽有不忿,但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开口。
显然独眼大汉在这四人间的威望还是相当高的。
“那还是聊聊妞儿吧。”高个的家伙贱笑道。
“你他妈属种马的吧。”烧疤脸跟其他人可不会客气,尖锐的嗓音毫不留情的骂道。
“嘿嘿,你嫉妒?”高个完全不以为意,忽然他眼睛一亮,冲着前面吹了个小口哨。
“呦,那个妞可以啊,怕不是刚卖身葬父结束吧,太特么纯了!你看那腿走路时闭得紧的,绝对是个雏儿但这纯的跟小白菜似的。”
“草,可太合老子心意了。”
高个儿越说越兴奋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那个脸上带着小雀斑的圆脸女孩似乎听到了后面的调笑声,连忙低头,加快脚步。
“别走啊,咱们处处朋友啊。”
高个儿有些急了,但直接被独眼大汉一个冷冷的眼神给震住了,顿时讪讪笑了笑不再放浪,不过那贼兮兮的眼神还是时不时的盯着女孩匆匆的背影。
个子不算高,但是很润。
真特么眼馋啊……
高个儿将口水咽回去,又盯了几眼,记住女孩的轮廓后重新和队友说笑。
路旁,一道步行的身影弯下腰,捡起了一个用蔓草编制的小钱袋,掂了掂,看着前面女孩消失的方向,耸耸肩,不紧不慢走了过去。
里面不是钱,是种草药,有些辛辣,混杂了至少二十种以上的植物,并不像是寻常的伤药。
所以,还是还给她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