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異世玉佩 愛下-第218章 驅魔社團露臉讀書

異世玉佩
小說推薦異世玉佩异世玉佩
三千里的表演实在是振奋人心,不但让那些艺术流,文化流和个性流的社团大开了眼界,就算那些格斗系的社团而已悄悄低下了脑袋。
比较人的骨子里还是有这个概念——强者为尊。一个人拿手枪打穿了木头不算什么,要是一个人凭借着肉掌击穿了木头这就是强者了。三千里的表现就是这个意思。从那么高的地方没用钢丝绳平稳落下就是高手,这样的实力,剑道不行,合气道不行,跆拳道更不行。
操场上无数的学生包括老师都在齐齐高呼社团的名字:“御守!御守!御守!”
慧子更是激动的一下抱住霍迪斯猛的亲了一口,开心的大叫:“我们成功了!”现在都处于亢奋之中,她下意识的行为也没注意到,霍迪斯摸了摸脸颊,这该死的社长,竟然敢明目张胆占便宜了。
似乎三千里的表演非常震撼,评审团意犹未尽的看着慧子,不知道还有没有类似的展示。这正是南宫表现的机会了。
他脱出外套,露出一个黑底滚金边的坎肩,浑身肌肉隆起,拍了拍胸脯,一米八的个子身材十分匀称、修长。
在评审团的诧异眼睛里,南宫玉山拉开了一边的帐篷,一个将近两米的高的巨石正矗立在那里。
似乎想到了什么,一个记者猜测的指着巨石问道:“南宫君,您不会是拿这块巨石作秀吧?这起码快一吨重了。”
南宫玉山得意的点点头,刚要绑上一根汗巾,突然看到副社长诡异的看着自己,吓得赶紧把这个想法给消灭了。
有一次夏河泉央问霍迪斯,为什么脑袋上绑个汗巾就不允许。
“那是华夏和膏药国的一段屈辱场景,我看到那个带汗巾的就想把对方的脑袋拧下来。”
当霍迪斯说出答案的时候,大家才明白为什么葬世大能讨厌这种行为,换做哪个国家都可以,就膏药国的人不行。
南宫玉山紧了紧腰带,伸出胳膊在巨石上微微一怼。巨石顶部,不少的小碎石块开始簌簌的下落,整个身体也被这一胳膊撞的晃动起来。
“哇,南宫君好厉害!是天生神力吗?”
南宫得以的目光扫视操场一圈,接着蹲在巨石下方,拿右肩膀顶住了巨石的腰身,胳膊就抱住了巨石。
他这是想干什么?难道想要把巨石搬动?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
怕什么来什么,南宫玉山,双臂箍住巨石,身体开始慢慢后倾,接着浑身灵力贯穿,双腿发劲。
脖子上青筋暴起,眼睛微红,大喝一声。
“给我起!!!”
顿时全场寂静了下来,我看到了什么?一个学生竟然把一吨左右的巨石竟然给扛了起来。
天呐!简直就是奇迹!我们国家难道再要出一位本多忠胜吗?
本多忠胜。是古代历史最凶猛的武士,没有之一。德川家康的爱将,自小经历的大小战役,均无一败绩。
使用的是一杆长枪,号称“蜻蜓切割器”。而这里,都把他称为膏药国版本的张飞,认为他是可以单挑吕布的一个男人。
在膏药国也有着四位传说中的武将,按照实力从小到大排序为:宫本武藏、织田信长,服部半藏和本多忠胜。
南宫玉山肩膀扛着巨石,蹲着的身体竟然开始慢慢的站起。
“加油!大力神!”
“加油南宫君!”
“加油现代版的本多忠胜!”
总之喊什么的都有,评审团一个个吃惊的拿着记录的炭素笔,嘴巴都和合不住了。这小伙子简直就是个神人。
终于,南宫玉山站直了身体,原地缓缓转了三百六十度,全场发出雷鸣般的掌声。
“驱魔社团果然人才辈出,要不是有这样的实力,如何镇压住凶灵呢!”
“说的也是!”
本以为扛起巨石就算是结束了,谁知道南宫竟然扛着巨石来到了指定的沙坑,直接把巨石放了下去。
“轰”的一声,地面微微颤动,大家这才感受到那巨石的分量。
再下来,南宫竟然伸直胳膊,右拳轻轻的贴在了巨石表面,闭上了眼睛。
巡狩万界
他要干什么?聆听巨石的心声吗?现在所有的照相机和镜头对准了这里,比起那些知名的体育比赛,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。
沉浸了大概十秒钟,一道寒光自南宫的眼中出现,接着右臂猛的增粗了两圈,嘴里大喝一声。
“开山拳!碎击!”
右臂先是挥手,接着又闪电般的击打了出去,拳头直直的就打在了巨石的上面。
天呐!南宫君竟然想击打巨石,连拳套都没戴,这样会损伤皮肤和骨骼的。
南宫君千万要注意力度啊,那可是巨石。
然而这些担忧都是徒劳的。随着开山拳的技能打出,这一招是南宫用的最熟悉的一招——碎击。
碎击,以体内的灵力为纽带,在体内形成一股螺旋状的气流,顺着拳头的体表瞬间爆发出去。
这一招太霸道了。两米高的巨石被这一招开山拳直接打碎了,光碎裂还不算什么,随着拳头的气流惯性,那些巨石碎块跟子弹一样朝后面飞射出去。
“笃!笃!笃!”那边早就准备好了模板,这些破碎的石块一个个跟流星一样,飞速的插到了硬木板里。
全场一片哗然,学校领导都不顾讲话急匆匆的跑了过来。现场评审队伍手中的笔都掉了没有发觉。最明显的是学生。
一个个脸色涨红,拼着命的高喊南宫的名字,似乎一刻间,南宫玉山就成了国立学校的代言人。
掌声持续了足足十分钟没有停歇,最后在校长的示意下才慢慢平息。
“请问南宫君,对于您这样神奇的力量打算做什么?又是哪个神明赐予你的呢?”
大河电视台的记者开始拿起了麦克风,主持人今天算是来着了,本以为自己是被台长挤兑,故意安排到一个学校来活动,没想到竟然搞到了大新闻。
“怎么说呢?”面对镜头,南宫玉山竟然脸变得红了起来,看了看自己的社团,终于知道说什么了。
“在这里我要感谢学校领导和老师的支持。”
这这句话是上层最喜欢的,果然藤原校长和班主任樱野梅谷双眼弯成了月牙状。果然没错,南宫这孩子是个懂事的好学生呀。
“然后感谢御守驱魔社团对我的教导,起初我是打着比较刺激的心情参加的,谁知道真是藏龙卧虎之地。”
南宫玉山家庭也不错,该教的这么说的,说什么都是合情合理,严丝合缝。
“最后,我感谢社长和副社长,是他们给了我信心和能力,再次感谢!”南宫玉山足足说了五分钟这才鞠躬退回了后台。
有了这句话,镜头突然全部对准了御守驱魔社团的社长清远慧子身上。
“您好,慧子社长,我是大河电视台的野比小熊,我可以采访一下社团的资料嘛?”
清远慧子今天格外开心,终于扬眉吐气了,面对着镜头不卑不亢,简单介绍了一下社团的历史以及未来计划。
“我们社团基本分为几个组,为侦查信息组,战力组,治疗组,后勤组,根据职责不同,学习到的功法也就不同,就像大家看到的那样。”
野比小熊此次来了兴趣:“这么说来,除了刚才身法的三千里同学和力量霸道的南宫同学,咱们驱魔社团还有其他的本事吗?是符篆和符水之类的吗?”
毕竟驱魔这个词语在大家看来,那功能就那么几项,记者也就是随口一说,谁知道慧子竟然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“符咒和术法都有,就是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看呢。”
哇!她这么一说,哪有不看的道理,其他社团也不着急了,今天有驱魔社团挡在前面,内容还这么刺激,就慢慢等着吧。
“既然大家兴趣这么高,我们的第三个表演项目正是和超自然有关,叫做问鬼。”
“问鬼?”大河电视台记者有些疑惑:“是不是像大家玩的碟仙或者青灯行那样,问来问去的,最后出现个鬼怪什么的。”
“哈哈。”慧子抿嘴一笑:“那叫请鬼,还是被动型的,本来人家不愿意来,这样安排类似于祭祀的活动,逼着碟仙那些出现的,所以,驱魔社团友谊建议,没有专业人士的陪同,不要随便玩请鬼的游戏哦。”
她调侃的一说,全场的气氛再次活络了起来。。
拍拍手,慧子朝霍迪斯眨眨眼睛:“副社长,请安排鬼木鱼上场吧。”
戰場合同工
“鬼木鱼”三个字一出口,顿时学生开始嘀咕起来,还有胆小的女学生开始往别的后背多仓。
“校长,这个节目这么敏感,要不要制止他们?”教导主任小声的在藤原校长的耳朵边提醒着。
“怕什么!你不知道霍迪斯君就是副社长吗?别说一个鬼木鱼,上次莂兰寺那个事情都是他们解决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“哈衣。”校长发话了,教导主任讪讪的躲开了。
当社团抬出一个方桌的时候,所有人伸长了脖子来观看。就见桌子上果真摆着一个巴掌大小的木鱼,不过被一个透明的玻璃给罩住了。
三千里当时分析的很对,这个鬼木鱼就是横滨一带家喻户晓的鬼物,曾经达到了“提起鬼木鱼,能止小儿啼”的作用。
现在鬼木鱼的真实面貌出现了,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。
“现在为了不让鬼物逃走,我必须先布下一个阵法。”慧子淡淡的说道。
接着就见慧子双指贴在嘴唇上,慢慢念动了咒语。
忽然就在桌子的四周凭空出现了四道黄色的半人高的道帆,上面画满了奇怪的咒文,接着旋风也出现了。
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操作一样,托着四个道帆均匀的落在了东南西北四个角上。
我的天,这是不是假的?不会是拍摄科幻大片现场吧?
那个帆布是如何出现的?那股旋风是怎么回事?
众多的疑虑出现,伴随着刚才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,大多人的精神放在了社长这一手段上。
“还请野比记者和我保持一定距离,站在道帆的外面,”慧子转身对着记者叮嘱一句,自己迈步往前走去。
“慧子小姐,还请注意,那可是鬼木鱼!”身后的小熊记者还不忘善意的提醒着。
清远慧子微微鞠躬表示感谢,接着竟然脱去了外套。
“快看!是巫女服!”有眼尖的学生大喊了起来,脱去外套的慧子,里面正是一套标准的巫女服侍打扮。巫女分打工巫女和正式巫女,职业也不相同。
一般在神社里的巫女,穿着主要有肌襦袢[白色的和服内衣],白衣[白色的和服外衣],绯袴[红色的和服裙子]3件组成。
脚穿白足袋[白色的和服袜],红纽草鞋。头发长的话,后面的头发必须要用白色的纸包着,再用麻线扎上。
打工巫女的工作基本上就是负责神社境内和社内的清扫,修理绘马[祈祷的时候把愿望写在绘马上,然后挂在神社内专门挂绘马的地方],神符贩卖等等,有时候还会跳神楽(一般由正巫女负责)[神乐舞是指为了要祈祷,在神的面前,让神开心而跳的日本古有的舞蹈]。
巫女手持神楽铃,一共有15个铃铛,上中下三层分别是3,5,7个,所以也叫七五三铃。手柄处后付有5种颜色的带子(绿,黄,红,白,青)是跳神乐舞时不可缺少的道具]。
正式巫女比起打工的巫女,还会穿其他装束。千早[白色的和服外套,印有各种花纹,按阶位级别不同花纹也不同,最常见的是鹤松纹],头上还会带花簪子和金冠。
除了跳神乐舞,还得帮助管理社务,和式结婚仪式时看见的大多是穿着这种装束的巫女。
清远慧子是青鸟神社的嫡传女,所以属于正式巫女。穿的非常漂亮,这打扮一出直接秒杀了潮流服饰。
哇!慧子学姐好漂亮,我也好想穿巫女服呀。
哎呀,不行,除非你是正是巫女,否则只能穿打工巫女的过过瘾了。
身穿一套巫女服饰的慧子慢慢的朝鬼木鱼走去,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对洁白的玉手真的把玻璃罩子给摘了。
接着慧子后退几步,扭头看了看霍迪斯,见对方正笑盈盈的鼓励着自己,内心也坚定了不少。
十根白玉葱指来回结印,樱唇里突然一道红光射到了鬼木鱼上。
忽然间整个操场就冷了几度,天空的乌云开始出现,阴森森的气氛笼盖了整个国立学校。
接着,鬼木鱼发出黑色的光芒,无数嘻嘻哈哈的声音出现了。
“妈呀!鬼出来了!”